汕头茶业-欢迎进入汕头市茶叶行业协会官方网站 

 闲来松间坐
来源:汕头都市报作者:茶水客
时间:2017-03-16文章浏览次数:277

  翻看读书笔记看到这么一段:“品茶时,饮者不得不放慢心跳的节奏,不得不调整气息,逐步进入闲逸清静的心境。因为,品茶必须要有耐心:细细地捡茶,缓缓地洗茶,慢慢地煎茶,款款地酌茶,静静地观茶,悠悠地品茶,久久地回味茶香、茶韵,那一道一道程序都要你沉下心来,静下心来。”现代人步伐太快了,无处安放那颗左冲右突焦燥的心。平日里对于茶,“牛饮”是常态,而慢尝细品永远是“偷得半日闲”的奢望。这使我常怀羡慕之心,对古代文人那种超然脱俗、淡泊宁静的隐逸生活充满向往,学着“升舟设蓬席,赍束书、茶灶、笔床、钓具往来”,做个“江湖散人”范儿,寻一幽处,同唐代诗人陆龟蒙一起《煮茶》:

  闲来松间坐,看煮松上雪。

  时于浪花里,并下蓝英末。

  倾馀精爽健,忽似氛埃灭。

  不合别观书,但宜窥玉札。

  闲暇的日子里,悠哉游哉坐在松林间,观赏着用松树上扫下的雪水煮茶。水开了,不停地翻滚着浪花,这正是投下那深青色茶末的最佳时机。喝上这茶水,倍感心清气爽,心怀豁然,凡俗气息忽然间云消烟散。这个时候,如果读书就别看杂书,只适宜把那此神仙道书来阅读。

  这首《煮茶》是陆龟蒙《奉和袭美茶具十咏》中的一首,说的是煮茗之事。不过这里诗人只用开头15个字便充分表现了煮茶的讲究,人要“闲”,环境是“松间”,用水是“松上”“雪水”,候汤应是起“浪花”,多考究呀。雪水煮茶,茶是碾末的茶饼。在这样的环境中煮茗是别有一番情趣的,一壶茶饮下,神清意爽,这个时候最好是手握一卷,读点圣贤书,便是一个最高层次的境界。

  陆龟蒙年轻时举进士不中,从此置园顾诸山下,“岁取租茶,自判品第”。他不与流俗交接,“每寒暑得中,体无事时,放扁舟,挂蓬席,赍束书、茶灶、笔床、钓具,鼓棹鸣榔,太湖三万六千顷,水天一色,直入空明。”(《唐·才子传》)过上隐逸的生活,而茶是他的亲密伴侣。

  唐咸通年间,有个青年叫皮日休(字袭美),这年得中进士尚未得到朝廷的任命,赋闲游历苏州。这两位地道的茶客不期而遇,从此两人常以诗唱和,久而久之成了很要好的朋友。两人在文学与品茶方面的造诣在当时都堪称杰出,史上称他们为“皮陆”。在他们的唱和诗中大量涉及茶,特别是关于茶的“十咏”格外引人注目,他们用诗的形式对陆羽的《茶经》作了诗化诠释。先是皮日休将茶史、茶事、茶经“形于诗”, 写了十首《茶中杂咏》赠给陆龟蒙。陆龟蒙遂以原题作《奉和袭美茶具十咏》回赠,两人一唱一和,分别歌咏了茶坞,茶人,茶笋、茶籯、茶舍、茶灶,茶焙、茶鼎、茶瓯和煮茶,共十题,展现了一幅唐代茶饼制造过程和品茗艺术的全幅图景。他们的这唱和不仅是优美的茶诗,也为研究唐代茶事留下了一份宝贵的历史文献,是诗意的《茶经》。

  “香泉一合乳,煎作连珠沸。时看蟹目溅,乍见鱼鳞起。声疑松带雨,饽恐生烟翠。尚把沥中山,必无千日醉。”这是皮日休的《煮茶》,他注重煮茶的过程和茶的功效,同时赞叹饮茶的情趣。而陆龟蒙有了升华,他的《煮茶》则侧重对饮茶环境的选择和意境的追求,进一步表现唐代文人的茶道心境。

  茶须闲品,茶可清心。我们现代人在忙碌之余,在那儿一瞬间,或杜门避事,或酒阑人散,或听歌拍曲,或茂林修竹,或清幽寺观……身边常伴一壶茶,开始一段意诗的时光。



读 图更多>>


粤公网安备 44050702000094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