汕头茶业-欢迎进入汕头市茶叶行业协会官方网站 

 欹枕卷帘江万里
来源:汕头都市报作者:茶水客
时间:2017-10-12文章浏览次数:11

  对于一个长假怎么过?常闯入耳朵的一句调皮且带时尚的话就是:“你准备好了吗?”当这个时候的到来,大抵的语境应该是“旅游”去吧。现代人的休闲方式莫过于乘上高速交通工具,以最短最省时的方式把自己嵌入一个大自然之境了。在旅途中,或天上、或地上,或江上、或海上……徜徉恣意,任时光与空间抚慰往日匆忙为生计奔波疲惫的心。


  这个时候,对于爱茶人来说,行囊中必会多两样东西——茶和书。因为,一杯清茶,一本好书,可使你旅途劳顿中神清心静,更能寻得好心情。似乎古今的爱茶人都如此吧,你看这晚唐诗人韩偓,一首《使风》所透露的心情,正合今人之所追寻、企求的。诗云:


  茶烟睡觉心无事,

  一卷黄庭在手中。

  欹枕卷帘江万里,

  舟人不语满帆风。


  旅途江上,一觉醒来,茶烟袅袅,心中无挂无碍,捧起枕边一册《黄庭经》,随意翻阅着。人就斜靠着枕,品茶,读经,不时卷帘透过舷窗欣赏沿江两岸的风景。蓦的,船夫与风帆映入眼帘,只见船夫心定神闲默默不语,风帆鼓得正满,一泻万里。


  韩偓是晚唐五代诗人,字致光,号致尧,晚年又号玉山樵人。陕西万年县(今樊川)人。自幼聪明好学,10岁时,曾即席赋诗送其姨夫李商隐,令满座皆惊,李商隐称赞其诗是“雏凤清于老凤声”。龙纪元年(889年),韩偓考取进士,先在河中镇节度使幕府任职,后入朝历任左拾遗、左谏议大夫、度支副使、翰林学士。韩偓才华横溢,被尊为“一代诗宗”。初期在朝为官,深得昭宗信任,仕途上春风得意,生活上优渥奢华,所作诗多是 “柳巷青楼,未尝糠秕;金闺绣户,始预风流”(《香奁集·序》) 的艳词丽句,充满缠绵浪漫的色彩,被后人称为“香奁体”。后遭贬斥,他被逐出长安。屡经转徙,目击乱离,诗风发生很大转变,作品中充满现实主义色彩。


  后来韩偓入闽定居。入闽的韩偓与道教有着较为密切的关系,他与当时的钱氏道士、孙仁本、吴颠等道人均有密切往来,他对《南华真经》和《黄庭经》最为熟悉和喜爱。至晚年,诗作多表现为热爱定居后的樵耕生活,抒发闲适心情。这首《使风》应是这个时期的作品,诗的写景抒情构思新巧,笔触细腻,还有对道教经典的认识及对道教的精神修炼。《使风》提到的《黄庭经》便是注重“精、气、神”修炼的“内丹”的最为重要经典之一。历代文人均以为茶是一种通灵的仙饮,就如卢仝的“七碗吃不得也,唯觉两腋习习清风生”,可教人有飘然欲仙之感。此时的韩偓,江上放舟,一帆风顺。睡觉醒来,斜靠枕上,一卷《黄庭经》在手中翻阅,香茶相伴,不时透过舷窗欣赏两岸风光,这是个多大的乐趣呀。


  人生要有好心情,生活要有乐趣,这是躁动时代人们的奢望,不易觅得呀。于是人们发明了假期,制造了人来人往的旅途。而一个喜欢旅行的爱茶人,他的行囊中必有什么行头?可想而知,茶叶和茶具应是少不了的。爱茶人之旅,古时是都篮、茶担,而今是旅行茶具,就为旅途有茶,一路飘香。


上一篇:晴窗细乳戏分茶 下一篇:暂无

读 图更多>>


粤公网安备 44050702000094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