汕头茶业-欢迎进入汕头市茶叶行业协会官方网站 

 漫话“茶醉”
来源:潮汕风情网作作者:戴盟
时间:2013-11-20文章浏览次数:2579

  睛窗静日,幽兰吐馨,面对一具龙泉青瓷小壶,壶上有古朴典雅的“茶亦醉人”四字,是著名书法家费新我先生左笔所书,清新潇洒,字亦醉人。品茶之余,引起了一点遐想。

  酒能醉人,是常识。古代就有许多醉酒的故事。当然,醉人的不只是酒,欧阳修在《醉翁亭记》中说:“醉翁之意不在酒,在乎山水之间也。”优哉游哉,乐而忘返,这可说是“山水醉”。梅兰芳饰演“贵妃醉酒”,把杨玉环的复杂心情刻画得惟妙惟肖,令观者为之陶醉,大概可称之为“戏醉”吧!

  “寒夜客来茶当酒”,茶自然也可醉人。而“茶醉”比之“酒醉”,又别是一种境界。唐代卢仝曾作《饮茶歌》,层次分明地描写了这种感受。茶歌道出了品茶的真趣,在日本也很著名。据日本学者小川后乐先生介绍,他在学习“煎茶道”的时候,最初的学习内容就是“七句茶碗”,就是把七只茶碗顺序放好,依次在茶碗上分别写着“喉吻润”、“破孤闷”、“搜枯肠”、“发轻汗”、“肌骨轻”、“通仙灵”、“清风生”,并要求将它们按顺序背下来,似乎作为一种入门的课程。卢仝在诗里虽然没有说“茶醉”,但那种通仙灵、清风生、超然物外的情趣,自然洋溢着一种醉意与韵味!

  唐代赵莒的《茶宴》诗日:“竹下忘言对紫茶,全胜羽客醉流霞。”郑清之诗:“一杯春露暂留客,两腋清风几欲仙。”宋代白玉蟾《水调歌头‘咏茶》说:“两腋清风起,我欲上蓬莱。”这些都道出了一种飘飘欲仙的“茶醉”的境界。

  最能道出这“茶醉”的情趣的,还应推当代诗人赵朴初写的《武夷山御茶园饮茶》:

  云窝访茶洞,洞在仙人去。

  今来御茶园,树亡存茶艺。

  茶炉瓦罐烹清泉,茶壶中坐杯环旋。

  茶注杯杯周复始,三遍注满供群贤。

  饮茶之道亦宜会,闻香玩色后尝味。

  一杯两杯七八杯,百杯痛饮莫辞醉。

  我知醉酒不知茶,茶醉何如酒醉耶。

  只道茶能醉心目,那知朱碧乱空花。

  饱看奇峰饱看水,饱领友情无穷已。

  祝我茶寿饱饮茶,半醒半醉回家里。

  诗人写出了武夷的碧水丹山,奇峰曲溪,感谢主人的深情厚谊。诗情画意,岩韵茶谊,融为一体,陶为一醉!不但在席上,而且把这种感受,半醒半醉,半醉半醒,带回家里,深深地、长远地留在记忆之中。

  我去过武夷山,到过御茶园,但匆匆雨游,淋得一身湿湿,喝了不 少姜汤,却不曾享受到茶醉。

  不过,类似的感受我还是有的。我曾多次参加过杭州的“品茶诗会”,1993年还去过宜兴市参加过茶文化联谊会,都曾经“醉”过,并写过一首《菩萨蛮•茶亦醉人》。当然,有些人空腹时饮浓茶(尤其是不常喝茶的人),引起胃部不适,心悸头痛等“茶醉”现象,又当别论。

上一篇:高山仰止 虚怀若谷 下一篇:茶喝三道

读 图更多>>


粤公网安备 44050702000094号